移动版

普邦股份业绩蹊跷“变脸”

发布时间:2020-02-08 08:17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本刊记者 王东岳/文

1月23日,普邦股份(002663)(002663.SZ)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全年亏损8.6亿元至12.2亿元,拟计提商誉减值损失7亿元至10亿元。

2015年起,普邦股份连续对外收购,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商誉账面价值约为10.08亿元。

2016-2018年,普邦股份收购子公司均完成业绩承诺,且完成度精准。2019年,刚刚结束业绩承诺期的子公司随即出现业绩“变脸”。

财务数据显示,过去三年,普邦股份应收项目增幅明显,公司收购标的过往业绩承诺的真实性存疑。

业绩承诺“精准”达标

普邦股份原本主营园林施工、苗木种植等业务,2012年3月上市。

2012-2014年,普邦股份净利润年均增长28.78%,业绩增势平稳。但2015年和2016年,普邦股份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49.88%和47.26%。

2015年4月,普邦股份发布收购草案,拟以4.42亿元收购四川深蓝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蓝环保”)100%股权,后者主营污泥、垃圾渗滤液等固体废弃物处理业务,2015年10月完成对深蓝环保收购事项。

2016年9月,普邦股份再次发布收购草案,计划以9.58亿元收购北京博睿赛思信息系统集成有限公司(下称“博睿赛思”)100%股权,后者主营数字营销业务,2017年5月完成收购。

2015年至2018年,深蓝环保承诺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200万元、4640万元、6728万元和9082万元;2016-2018年,博睿赛思承诺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6700万元、8710万元和1.13亿元。

年报数据显示,2015-2018年,深蓝环保实际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254万元、4843万元、6999万元和9327万元;2016-2018年,博睿赛思实际实现的净利润为6797万元、8879万元和1.15亿元。

以上述数据计算可知,2015-2018年,深蓝环保的业绩承诺完成率分别为101.7%、104.39%、104.38%和102.7%;2016-2018年,博睿赛思的业绩承诺完成率分别为101.45%、101.94%和101.89%。

不难发现,业绩承诺期内,博睿赛思和深蓝环保每年均精准达标。

根据半年报数据,2019年1-6月,博睿赛思实现的净利润约为4449万元,深蓝环保实现净利润1336万元。而2018年1-6月,博睿赛思和深蓝环保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5472万元和1349万元。

以上述数据计,2019年1-6月,博睿赛思和深蓝环保实现的净利润均有不同程度下滑。

2020年1月23日,普邦股份突发业绩预告称,公司拟计提约人民币7亿元至10亿元商誉减值损失,受此影响,公司预计全年亏损8.6亿元至12.2亿元。

按照会计准则,上市公司收购标的各资产组可收回金额低于账面价值时,应计提商誉减值。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普邦股份因收购博睿赛思形成的商誉账面价值约为7.7亿元,收购深蓝环保形成的商誉账面价值约为2.81亿元,普邦股份本次计提的商誉减值损失占比不低于70%。

令人疑惑的是,仅以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尽管博睿赛思和深蓝环保的净利润有所下滑,但下降幅度相对可控,普邦股份大幅计提商誉减值损失行为是否合理?

更重要的是,如果博睿赛思和深蓝环保在2019年下半年突发经营恶化,普邦园林恐怕有义务披露收购标的在业绩承诺结束首年就立刻出现业绩“变脸”的原因,以及公司过往是否存在调节业绩完成业绩承诺的行为?

“变脸”原因待考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自2015年以来,普邦股份应收项目(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账面余额持续攀升。

2015-2018年年末,普邦股份应收项目(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账面余额分别为15.63亿元、19.35亿元、20.07亿元和24.83亿元,年均增长16.68%。其中,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4.47亿元、17.34亿元、18.13亿元和21.25亿元,年均增长13.67%;应收票据(商业承兑汇票占比超过90%)账面余额分别为1.16亿元、2.01亿元、1.94亿元和3.58亿元,年均增长45.59%。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普邦股份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的账面价值(扣除坏账准备后金额)为20.71亿元,约占总资产的22.94%,占2018年营业收入的54.41%。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与应收账款的整体变动趋势相比,普邦股份收购子公司博睿赛思的应收账款增速明显异常。

2016-2018年及2019年1-6月,普邦股份移动互动娱乐及展示广告营销业务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9890万元、1.8亿元、3.28亿元和4.36亿元。以上述数据计,2016-2018年的年均增速约为82.02%,大幅超过普邦股份应收项目的整体增速。

2016-2018年及2019年1-6月,博睿赛思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8亿元、5亿元、5.72亿元和2.37亿元,年均增速约为21.42%。

年报显示,普邦股份的营销展示业务主要由博睿赛思开展。这意味着,业绩承诺期内,博睿赛思的应收账款增速大幅超过同期营收增速。

经计算,2016-2018年,博睿赛思应收账款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5.49%、36%、57.34%,占比持续攀升。

同时,从账龄来看,博睿赛思的账龄也在持续增长。

按照普邦股份披露,博睿赛思一般要求在投放完成后的1-2个月内完成收开票及收付款工作,但在实际执行中,由于上下游结算涉及的环节较多,导致实际结算周期一般在3-6个月。

但年报数据显示,2016-2018年,普邦股份展示营销业务半年以上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899万元、4044万元和1.3亿元,占同期营销业务应收账款比例分别为9.04%、22.51%和39.67%。其中,公司1年以上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170万元、669万元和5461万元。

截至2019年6月末,普邦股份展示营销业务半年以上应收账款约为1.08亿元,占比24.85%,其中1年以上为6558万元,占比60.72%。

从应收账款增速和账龄结构变化可以看出,自2016年起,普邦股份展示营销业务的赊销比例持续提高,公司信用政策放松明显。

或是受此影响,2018年,博睿赛思利润率出现显著提升。

根据年报数据,2016年和2017年,博睿赛思的净利率分别为17.58%和17.93%,但2018年增至20.32%,大幅提升近3个百分点。

值得投资者思考的是,普邦股份的子公司博睿赛思的应收账款质量如何?公司是否存在通过宽松会计政策助力完成业绩承诺的行为?

2018年,博睿赛思的第一大客户为北京知行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知行”),公司当年对北京知行的销售收入为3875万元,占比6.77%。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北京知行均未进入博睿赛思前五大客户名单。

北京知行成立于2016年1月,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实缴资金50万元,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仅1人。

本次业绩预告中,普邦股份则表示,由于公司各项主要经营业务的结算周期较长,相应的应收账款账龄较长,依据谨慎性原则,经初步分析测试和评估,公司2019年度拟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导致公司的利润下降。

预告中,普邦股份没有披露坏账损失的具体信息。如果普邦股份的坏账损失来自博睿赛思的应收账款,那么,公司过往的收入确认恐怕就难言合理。

此外,普邦股份另一子公司深蓝环保的关联交易情况同样值得关注。

相关报告显示,2018年,深蓝环保的第二大客户和第三大客户分别为奇台县深蓝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台深蓝”)和沙雅县深蓝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沙雅深蓝”),深蓝环保分别向上述两家公司确认收入7200万元和6351万元,占公司同期营业总收入的25%。

奇台深蓝成立于2017年6月,实缴注册资金650万元,深蓝环保持有奇台深蓝100%股权;沙雅深蓝成立于2018年1月,初始投资人为深蓝环保和新疆瑞柯宝泰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其中深蓝环保持股70%。

2018年11月,深蓝环保将其持有的沙雅深蓝51%股权作价3200万元出让予深圳市海恩投资有限公司。为此,普邦股份确认了2180万元投资收益,占公司当年净利润的50.97%。

年报中,普邦股份并没有披露与奇台深蓝和沙雅深蓝的关联交易情况。

奇台深蓝与深蓝环保的关联交易是否应披露?深蓝环保又是否存在通过向关联方确认收入完成业绩承诺的情况?

针对文中所涉及的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向普邦股份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得到公司回复。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